香港反對派發起的所謂“6·22政改公投”從6月20日就已開始電子投票,到昨天參投者據稱超69萬人,這個數字遠遠超過輿論當初的預估。香港反對派歡天喜地,西方媒體爭相評論,他們都認為這次投票已經向北京和港府施加了巨大壓力,獲得“成功”。
  香港反對派和他們境外的支持者都高估了一次非法鬧劇可能產生的效果。中央和港府都不會承認這次投票結果,想由這次投票來決定香港政改的方向,這在內地社會聽來實在太可笑了。
  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無中央授權任何組織和機構不能搞“公投”。如果中國各地都搞類似公投,豈不天下大亂。
  香港反對派搞的“電子公投”尤其像是個玩笑,它的作弊空間可以說要多大有多大。誰知道到昨天為止的所謂69萬投票人中,有多少是偽造的。全世界還沒聽說過用網絡投票來做重大政治決定的,香港反對派的這一“發明創造”里有太多虛張聲勢的東西。
  西方媒體說中央因這次投票面臨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有意思的是,第一,西方哪一年不對中國施加一些“政治壓力”?香港如果平靜了,它們就會同中國相安無事嗎?第二,西方每一次對中國施壓,其實際效果同壓力的大小是正相關關係嗎?
  “6·22電子投票”的確顯示了香港反對派有一定的社會動員能力,他們有可能在香港搞出比人們原先預想更大些的動靜。但這又怎麼樣?退一萬步說,就算香港反對派能徵集到半數以上的支持,《基本法》就不要了?國家就什麼都順著他們了?
  別說香港反對派搞不定香港多數選民,就算他們一時騙了一大半的香港社會,國家也決不會在涉及主權問題上讓步。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是,香港《基本法》同時反映了整個國家的意志,在香港政改的核心問題上,13億中國人同樣有發言權。
  我們相信香港作為一個成熟商業社會所擁有的理性,反對派在香港造勢會有一個上升期,但它終有上限。我們不相信香港主流社會在事關香港穩定繁榮的決定性事務上會跟著反對派猛跑,一旦事情走向攤牌,極端反對派被香港社會拋棄決不會有懸念。
  香港反對派需要懂得“物極必反”的道理,他們可以合法表達意願,在《基本法》框架內追求他們政治利益的最大化。但他們不可有賭徒思想,以為他們可以製造出令中央“無法承受”的壓力,直到把中央逼退到底線之外。
  “6·22公投”說到底是一場游戲,反對派入戲太深,以為他們從此掐住了香港政治的咽喉。他們需要清楚,他們根本就沒資格做《基本法》的反對派,在這個問題上,他們手裡的牌是零。
  我們知道,在香港反對派的小圈子裡,這兩天一定“鬥志昂揚”,洋溢著“即將勝利”的樂觀。不能不說,他們很多人的眼界小得可憐。他們需抬眼望整個國家13億多人的大社會,並且記得這個國家當年是如何制服了英國的“鐵娘子”政府,收回了香港。香港反對派不應幻想,當年倫敦傾盡全力做不到的一些事情,他們居然有可能通過糾集一些人“街鬧”做到。
  聽到香港反對派“電子公投”的支持者挺多,這對內地是個不愉快的消息。我們將逐漸適應,這就是香港。但《基本法》將巋然不動,香港反對派對此更需適應。他們必須接受一個現實:他們無論怎麼折騰,都跳不出《基本法》的掌心。▲
(原標題: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
創作者介紹

敏感

cn05cnmu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